• 声东击西系列声缘北京演出结束后,我最后一个去疆进酒,小河等朋友已经回家了,只有吴非和几个朋友在一起喝酒聊天。

    当晚我们聊了一些关于纽约的先锋音乐演出与生活。印象中吴非谈了JOHN ZORN最大的困惑就是没能得到古典音乐届的承认。

    是啊,为什么要得到古典音乐界的承认呢?在坐的很多人不能理解。

    JOHN ZORN在青、壮年时期,作品多而丰富,涉及不同风格,是一个敢于创新的多产先锋音乐家。他的困惑成为不了别人的困惑,首先是因为别...

  • 和所有拥有隐士情怀的人一样,我不得不宣告无知需要的怜悯。

    无论你是团团,还是圆圆,都改变不了卑贱的命运。

    我向往的生活,燕雀安知?

    你去你的未来,我继续徘徊。

     

  • http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qPsXRiV6yo4

    浏览请进,也许你也会像我一样喜欢他!

  • 泛滥的即兴 - [即兴笔赋]

    2008-12-30

    昨天参加一个音乐人的婚礼,在一个4星级的酒店宴会厅,舞台上摆放着各大件乐器。
      一阵喧闹过后,坐在我邻桌的几位乐手相互招呼:走,上去即兴玩一段。
      于是几个人上去开始“即兴”其中一个bass手的老作品,曲目叫做《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》,献给新郎新娘。
      吉他手和鼓手不是很熟悉该作品,只有“即兴”跟着、、、
      然后一拨又一拨的乐手上去开始玩“即兴”,其中他们&ldquo...
  • 一直以来,我都是这么想的:我们不应该拒绝生命,牢记爱的由来。
    可是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江湖。

    江湖是一个酒吧,sax朋友王天晓开的。

    每当有人问及为什么以江湖命名酒吧的时候,他总是结结巴巴地说:相濡以沫,不如相忘于江湖。然后开始了更加结巴地解释,酒友们开始释怀大笑。

    常出入江湖的有三类人。

    奇人:奇文人、奇艺人、奇疯人、奇无聊之人。

    胡人:糊涂的人、长着络缌胡的人、鼠头獐目的人。...
  • 遗憾地通知朋友们,原定于9月9号二李演出取消了,原因是莫名其妙的不可抗拒。

    我曾经说过:中国的先锋音乐已经是背水为阵,看来此话一点也不夸张。

    说到困惑,你可以读一读《十万个为什么》。

  • 你先疯了 - [即兴笔赋]

    2008-08-10

    毫无疑问,我开始厌倦这个夏天。在去年春天,我就有预感。

    可不可以,反绑你的双手,让你接受这个制度的虐待?

    可不可以,蒙住你的双眼,让你从一幢老建筑的二楼坠落?

    你是个可怜虫!制度下的可怜虫!在所有人可怜之前、、、

    你先疯了!你先疯了!你先疯了!在所有人疯之前、、、

  • 避运 - [即兴笔赋]

    2008-07-27

    给一朋友打电话,

    回答:在云南。

    问:做什么呢?

    答曰:避运。

    很好奇:避什么运呢?

    答曰:奥运罢。

    哦 晕! 

  • 起床,悠然地听着音乐,一边轻松地做家庭大扫除;只是,我没有像阳光宅男那样吹着口哨,却也像摸像样地在一张便条上写好今天的工作计划。

    出门后,在什刹海银锭桥附近的一个无名云南餐厅吃早参和中餐。再路过银锭桥的时候,惊讶地发现2排警察呈一字排开,表情肃穆,仿佛外国元首即将驾临。

    我看到情况严峻,加上昨天被李旦等人半开玩笑的警告忽悠,说是没有暂住证者将被逐出北京芦勾桥以外,连忙去居委会探听虚实。居委会负责同志连忙叫我去我门口蹲点警察处登记。

    于...
  • 回到北京 - [即兴笔赋]

    2008-07-16

    生活就是这样,一次又一次,你在中国的大街上,遇到一个似曾相识的人,相互指者对方,兴奋地大叫:sb、、、这就是奥运前夕的北京。
  • 时间:5月26日上午9点至11点

    地点:绵竹中学教学楼前

    遇难学生家长:为啥子媒体来采访的时候部队就救人,媒体一走机器就不动了?

    张金明(德阳市常务副市长): 机器没有柴油了。我非常理解大家的心情,但是这个事已经发生了,而且发生到今天已经15天。现在绵竹仍然处于抗震救灾之中,绵竹的余震没有完全消除,请大家尽快从悲痛的情绪中走出来,投入抗震救灾这份工作中,绵竹死亡1万多人,抗震救灾工作还非常艰巨,我希望大家能够同心同德共同努力...
  • 这次,我和你们一样,最近几天都在关注汶川地震的救援情况。从官方媒体到私人blog,沉重,揪心的沉重!

    已经有许多朋友去往灾区参加救援工作。

    相对于官方媒体,blog跟拉近了我们与灾区的距离。我看到了与官方不同的报道,感觉更为真实,又看到一些关于地震的另类消息,更为震撼!

    更多的朋友见面是无语,是不知道说什么好。最难受的是碰见四川的朋友,怎么安慰他们呢?

    也有出租车司机的悲愤的,破口大骂有之。
    ...
  • 亲爱的,如果可能,你永远都不要停止奔赴酒局;最终,你会找到本不属于你的狰狞。你绝不会想到,世界上还有那样骤然巨变的眼神和持续下垂的汹涌。

    你傻X了吧?哑口无言了吧?当你看到北京糖果大厅里悠闲端坐的、心怀鬼胎的、光怪陆离的年轻叫春队伍的时候,你还纳闷音乐现场演出的人星寥寥吗?

    卡拉永远OK吗?干瘪!干瘪!干瘪! 

    这是一个春天,2008,在北京。
  • 卞祖善:约翰-凯奇我认为在中国没有必要宣扬。因为他那些东西啊,就像他的老师所说的,从来他不是作曲家。他是一个发明家,而且他那些发明我觉得是很低俗的。我举几个例子,他要求钢琴家在演奏之前要拎一条死鱼往钢琴里面扔,要求一些乐手拖着椅子穿着睡衣在音乐厅的这个场地跑,然后像梦游者一样的喊叫。这种东西我认为跟音乐没关系而且相反,它是反音乐。我认为它是反音乐。

    源自: http://ent.sina.com.cn/s/m/2001-11-10/63356.html
    ...
  • 一个被社会抛弃的人,思维左左右右,漂浮不定。在一个特殊的年代,高俅的脚技也会得到赏识,理解也没有难度。

    幽默,智慧,一个被生活宠爱的人,今天能做的是对生活尽情地嘲弄。

    噢,亲爱的,你就不停地、不停地、大声地、大声地说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