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网络墙 - [即兴笔赋]

    2009-07-13

    自古以来,中华大地上的统治者很重视墙的作用。

    墙,作为阻挡他人窥私,禁止他人进入,颇有肉食动物撒尿以标注这是自己地盘的作用。我们深墙大院以示他人的富有,以翻墙而入形容小偷小摸行为。墙倒众人推也说明人从盛世到悲凉的凄惨。从某种角度来说,中国五千年的文化其实也就是墙的文化。

    从文字狱到名讳,无不体现中国文化中“墙”的作用。

    旧墙已拆,新墙又砌。拆东墙,补西墙。

    监狱有高墙,皇宫...

  • 19时19分许发生6.0级地震,昆明、大理、丽江等地震感强烈。

      当地官员称,进入二十世纪后,当地及相邻地区已发生过三次六级以上地震。这一次强震对于被誉为福禄之城的姚安来说,是又一次重创。

      截止10日00时33分,此次地震已造成楚雄州姚安等6县55个乡镇126万人受灾,需要转移安置40万人,1人因灾死亡,超过300人受伤;房屋受损7.5万间,其中,倒塌18000间。

      中国地震台网测定,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姚...
  • 湖南游记 - [生活随笔]

    2009-07-06

    湖南雨水充足,空气湿润,孕育一代又一代楚汉英才。唯独像我这样的不肖之徒,两手空空,从没有“无脸见江东父老”的愧意。

    但我还是真诚地回忆起自己能够记住的成长中的点点滴滴,并找到地方后,凝视且深思。

    可见我在故乡是谦虚的,几乎没有人问起我的职业,我的职业对他们来说,并不重要,也没有兴趣。

    我的兄长开车从广西赶来,他有很多战友,有时候我们一起就餐,对于他们的生活,我没有任何看法。

    ...

  • 微笑,不语 - [生活随笔]

    2009-06-29

    突然间,发现写博客原来是一种顾影自怜的惺惺作态,网络运营商科学地揪住了人性地弱点。

    不会表达自己,没法与他人沟通,他忧郁地望着窗外。从小,孤独就伴随着成长。

    社会次序也不太好,阴霾习惯了阳光。

    他的悲伤逐渐告别了哭泣;男人,艺术,开始混为一谈。

    言辞更为简练,微笑,不语。

  • 在雅尔塔 - [妙文收集]

    2009-06-28

      这样的长谈,只有     赫尔岑与屠格涅夫

        青春岁月中才会有的

        那光景,人们彻夜不寐

        谈美,永恒,崇高的艺术

        生活的道路太不同 ...

  • 学车结束 - [生活随笔]

    2009-06-20

    今天是我学车的最后两节课,奇怪的是教练态度特别好,还主动跟我拉起了家常。临走时还跟我频频招手呢!

    从六一开始,我接触了教练大约有6、7位,他们大都是郊区京民,在车上度日如年。没有几个真的热爱自己的职业,人生总是这样奇怪,做自己的事总是那么难?

    在休息时间,我简单和其他学员聊了一下,大家都不约而同地证实了长建驾校教练暗中索取礼物一事。一个学校就是一个社会。每个社会都有自己的生存法则。

    这是我最近几年接触复杂的社会时间最长的一...


  • 一个以萨克斯风取代吉他的摇滚乐团,如何让中坚摇滚乐迷信服?而奉Jimi Hendrix、The Velvet Underground,甚至Slayer为音乐灵感的爵士组合,又怎么让爵士乐静心倾听?由Pete Wareham(萨克斯风)、Seb Rochford(鼓手)、Tom Herbert(Bass手)和Tom Cawley(键盘手)成军於伦敦的Acoustic Ladyland就拥有这般惊人魅力!虽然总被归类为爵士乐队,但Acoustic Ladyland灵魂人...

  • 我不明白什么是“别无选择”?也不清楚什么是“非这样不可”?

    借口总是很多很多,汉字虽然是方块的,但是意义却圆滑得很。就跟那人德行一样,长着一副国字脸,其实内心很阴险。

    最近想开车去郊外,于是开始学车。

    开始接触一个完全不同的社会,故事多多。

    那个长建驾校,确切的说应该是长贱驾校。

     

    &n...
  • 嗨,亲爱的,我最近是否有过跟你分享我的快乐?

    北京的生活真是忙碌,渐渐习惯了遗忘。这真是让人难过的事,要知道对于艺术,爱仍然是最重要的。

    似乎有很长时间没有跟家人联系了。当我看到马加的妈妈从山西给他关爱的电话时,我更确认了我很长时间没有和家人聊天了。

    亲情温暖,游子不可奢求。中国式的家庭,有多少人在祈祷爱?

    国庆又要开始了,外国乐手开始被驱逐。他们很担心自己的签证,是否能通过国庆大典。
    ...



  • 泥耳在北京的时候就说自己要策划一场室内乐,没想到当我看到消息的时候,演出昨天已经结束了。看演出海报我就能感觉到主办方严谨的做事态度。祝贺泥耳成功举办音乐会。

    以下是泥耳感言,至于是否泪洒音乐厅?还有待证实。

    最近熬更守夜,为人民服务,也算圆自己的一个心愿。
    这场险些错过的音乐会由于大家的共同努力,终于促成。
    不知当晚主持我会不会感慨万分,泪洒音乐厅?
    我相信可能,而不是望而却步。
    ...
  • 音乐跟舞蹈的即兴来自天空中飞翔的鸟儿。




















  • 中国的先锋人物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要多。

    当然,现在的跨界人物也渐渐多了起来。

    这种现象看起来是多么的滑稽。

    如果你不信,请点击:先锋人物

  • 最近流行家庭饭局,邀三五朋友,谈天说地,说古论今,专业信息共享,紧跟国际时代。

    那天在潇洒哥的北京仙居,有朋友席间愤愤地说:现在流行演话剧,是个人就搬一部话剧来亮相。既不专业也不敬业,也就是赶个话剧混水。

    有人指出,孟京辉的话剧现在做得不错啊!

    该朋友一听孟京辉,哼了两声,说:不是他(孟京辉)做得好,而是其他人做得太差!

    这话听起来好耳熟啊!

    原来这话在中国同样可以用在很...

  • 憎猪猡 - [即兴笔赋]

    2009-04-19

    诚然,现实远比梦想残酷,从生下来第一声啼哭到第

    一次梦遗的闷哼,你是一个无知少年,曾经恶梦连连。

    梦想就这样在校友的嘲笑中照进了现实。

    月夜,蟋蟀清啼,你在故乡的青板石上歪歪斜斜地撒尿,路灯拖长了你削瘦的影子掩盖了未干的尿迹。

    即使你是醉汉,也不曾倒下。

    哪些不知名的小花,从墙角的某个角落探出脑袋。

    对话即自语。

    你自视...

  • 无聊摇滚猪 - [即兴笔赋]

    2009-04-19

    如果说无聊,一定要有参考。

    比如说有一主唱,脑袋大,脖子粗,左看非大款,右看非屠夫。

    他到底是谁?无聊摇滚猪。

    他总在埋怨,为什么著名乐评人不给我写评论?他总在唠叨,什么时候我能够出名?唯一他不知道的,就是什么时候他能够不再无聊!

    有人看不惯他,喝斥他快滚,而他却迷茫,两眼直翻白。是站还是退?奥运太危险。

    不如找一儿,脑残数第一。随机找一主,善茬又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