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上次看他已是10年前在广州的不插电酒吧,记得他当时玩的是黑胶唱片、效果器外加吉他。
    大友良英,Sachiko M,FEN北京音乐会 大友良英,Sachiko M,FEN北京音乐会
    摘要: 开始时间:2009-04-11 20:00
    地点:北京 两个好朋友酒吧,伊比利亚艺术中心

    活动介绍 4月11日,下午8点,两个好朋友酒吧(汽车电影院内)演出,票价80(学生60)
    ...
  • 声东击西豆瓣音乐人页面建立:http://www.douban.com/artist/shengdongjixi/

    新添加的试听音乐有:

    声缘北京现场录音3段

    美之瓜归来现场录音2段

    欢迎朋友们光临!

  • 引子    

         再没有比我更穷的了。

         甭管别人怎么看这话,反正我是含血喷天喊出来的。我攒着拳头跺着脚,搬起石头打天,石头掉下来砸在脚背上,砸在脑壳上就对了,我就会人模狗样招摇过市,口袋里银钱叮当响……  

      &nbs...

  • 水火无情,央视到今天为止,算是火到顶点了。

    21:20,我和马加在愚公移山俱乐部办公室谈演出的事,听到外面传来救火车的笛声,张歌还说,哪又着火了?

    10点半左右,我和马加出来坐地铁5号线回家,在惠新街南口倒10号线的时候,被告知10号线提前停运,有警察摸样的大盖帽在指挥乘客。

    出地铁口,很多人都在打车。

    10分钟后我拦了一辆出租车,司机告诉我,央视着火了,大着呢!

    回家后...

  • 发现一个更又意思、方便、简洁的网站:http://litieqiao.yo2.cn

    当无聊的人更加无聊的时候,另有人悄悄地在做出让人惊讶的事。

  • 声东击西系列声缘北京演出结束后,我最后一个去疆进酒,小河等朋友已经回家了,只有吴非和几个朋友在一起喝酒聊天。

    当晚我们聊了一些关于纽约的先锋音乐演出与生活。印象中吴非谈了JOHN ZORN最大的困惑就是没能得到古典音乐届的承认。

    是啊,为什么要得到古典音乐界的承认呢?在坐的很多人不能理解。

    JOHN ZORN在青、壮年时期,作品多而丰富,涉及不同风格,是一个敢于创新的多产先锋音乐家。他的困惑成为不了别人的困惑,首先是因为别...

  • 和所有拥有隐士情怀的人一样,我不得不宣告无知需要的怜悯。

    无论你是团团,还是圆圆,都改变不了卑贱的命运。

    我向往的生活,燕雀安知?

    你去你的未来,我继续徘徊。

     



  • 以往我的演出海报遭到不少”专业人士“的批评,但是这并没有打击我对拥有一张精彩海报的热情。相反,我俞战俞坚,自己动起手来。文字排版还有问题,可是基本接近我的理想海报要求。

    加油!

  • http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qPsXRiV6yo4

    浏览请进,也许你也会像我一样喜欢他!

  • 今天是元旦,新年第一天,给自己放个假,看场电影。正好望京国际商业中心有个电影院,各种片子都有,按时间我选择了《非诚毋扰》,票价70元。
    票面上显示放映时间:17:20。结果从17:18就开始放广告片一直到17:35,正片还没有出来,凭记忆,足有20多个广告!
    自从电影票价高于演出票价,以及各种国产烂片云集以后,我就很少上电影院看电影了。
    这次正值元旦,又把我呕住了。
    再往下看,电影故事情节一般,人物塑造凑合,风光还算秀丽。插入的广告还是很多,几个场景又有广告加...
  • 泛滥的即兴 - [即兴笔赋]

    2008-12-30

    昨天参加一个音乐人的婚礼,在一个4星级的酒店宴会厅,舞台上摆放着各大件乐器。
      一阵喧闹过后,坐在我邻桌的几位乐手相互招呼:走,上去即兴玩一段。
      于是几个人上去开始“即兴”其中一个bass手的老作品,曲目叫做《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》,献给新郎新娘。
      吉他手和鼓手不是很熟悉该作品,只有“即兴”跟着、、、
      然后一拨又一拨的乐手上去开始玩“即兴”,其中他们&ldquo...
  • 落日染冬林 - [生活随笔]

    2008-12-10



    本图来自新摄影网站。摄影:江湖行

    我是一个摄影爱好者。但是,作为一个摄影欣赏者也是很愉快的。

    冬天的北方,萧条肃穆。落叶归根,如同一位老人,牙根脱落,拄着拐杖,心情寂寥看夕阳。

  • 与周韧排练 - [生活随笔]

    2008-12-09

    当先疯开始沉默,世人又开始忙碌其他的了。其实,我早就说过,关注先疯就是关注自己;现在应该加上:忘记先疯,就是忘记自己。
    比如,十几年前,周韧的红烧肉乐队是许多人念念不忘的。也不知道怎么回事?突然他和红烧肉乐队就消失了。
    虽然我们还吃着红烧肉,可仍然有人要唱:等有饼吃了再说吧!
    可是有饼吃了以后呢?就可以胡说了吗?
    当然沉默是必然的,在这个和谐的社会里,你的发言约等于“二”,永远不能靠近“一”的“二&r...




  •  

     
  • 拥抱先疯最后一站的武汉给了我们巨大的惊喜,演出场地就在武汉东湖风景区武汉植物园旁边的桥梁村。小院、篝火、波斯猫、北极狗,大学生义工,前来帮忙的乐手。在温馨的小院与乐迷交谈。演出后围着篝火讲鬼故事、做着心理测试、、、青年自治中心,单纯和谐快乐!











    这眼神,绝对的无政府主义猫





    温驯可爱的北极狗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