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深圳的演出场地从根据地搬到一渡堂后,更艺术了,虽然客人还是以时尚青年为主。预售70张门票也是深圳作为全国先疯城市的重要证据之一。

     

     腾飞兄和小唐



    深圳观众



    李剑鸿与小宇演出



    叶尔波利、文烽和一个排箫歌手即兴
  •  厦门的魅力有口皆碑,演出场地如同御花园。在这里遇见李劲松带来的十个挪威乐手,居然其中有我的朋友?世界真小啊!

    这次巡演可能也只有厦门是室外演出的了。

    清晨起来吃海鲜!





















     ...
  •  福州是临时联系的,在一个美术工作室内。演出结束后,接受几个观众刨根式“采访”

















  • 李潇洒的家,只能以震撼来形容!直接将我带回80年代。

    请摒住呼吸来看图:











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  • 宁波站 1982酒吧 11.15周六
    中国先锋音乐巡演的历史并不久长,而“拥抱先疯”的巡演却没有历史。一切的担忧都是多余的。
    我们将首站定在潇洒哥的老家浙江宁波市的1982酒吧。(他的老家是宁波奉化)
    我乘坐飞机先到达宁波,有人来接,就在酒吧的对面三楼宾馆住下。李潇洒到了将我敲醒。寒暄后,去了附近的小猪头28元自助火锅店。
    演出由李潇洒开始,噪音迷乱宁波城。
    我没有演奏《风啊,他们疯了!》,也准备将《春天的故事》留在厦门演奏。...
  • 凌晨3点,打开邮件,收到一封信,如下:

    铁桥大哥,你好。我是四川的,正在读高三。今晚看外滩画报,

    看到一篇乐评,介绍你的《风啊,他们疯了》。对你这张CD很好奇。刚才在您的网站上听了听这首曲子。我很诧异,真是把我惊呆了。这是SAX搞出来的声音吗?太疯狂了,哈哈,哈哈。疯了,真是疯了。 我也是吹SAX的,很喜欢查里,帕克。但是……我真不知道怎么说,你居然能把SAX玩到这个地步。你是个神经病,哈哈。我都要听疯了。但是我喜欢,现在耳...
  • 我在挪威最好的朋友之一ROLF-ERIK NYSTROM昨天到达北京,今晚在北大讲堂演出。昨晚他在我家喝得睡着了,呵呵,但是他的确是我见过的极其全面的sax.他对sax的控制,超乎常人想象!精彩不容质疑,来吧!演出介绍链接

     

  • 一直以来,我都是这么想的:我们不应该拒绝生命,牢记爱的由来。
    可是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江湖。

    江湖是一个酒吧,sax朋友王天晓开的。

    每当有人问及为什么以江湖命名酒吧的时候,他总是结结巴巴地说:相濡以沫,不如相忘于江湖。然后开始了更加结巴地解释,酒友们开始释怀大笑。

    常出入江湖的有三类人。

    奇人:奇文人、奇艺人、奇疯人、奇无聊之人。

    胡人:糊涂的人、长着络缌胡的人、鼠头獐目的人。...
  • 我说,北京先疯了。
    有人就说,你没疯过吗?你们全家都没疯过吗?
    北京是先疯了,我就是其中的一个,你没听说过吗?——风啊,他们疯了!
    2008.10.05 下午3点30分。798艺术区18库,来者都很善良,不见有疯子。有人悄悄告诉我,疯子今天都没来。我有些纳闷:我从来都是先疯的拥抱者啊!
    自然,我还是有许多人需要感谢,没有他们,《风啊,他们疯了!》不可能这么快就能出炉。
    他们是:录音师小河,设计师柴东新,画家李伟,混音师Audu...
  • 您好! 我叫玛丽雅娜, 来自乌克兰的爵士歌手. 前天你们在"愚公移山"的演出使我很高兴并十分感动. 谢谢您的创作.  祝福!
  • 遗憾地通知朋友们,原定于9月9号二李演出取消了,原因是莫名其妙的不可抗拒。

    我曾经说过:中国的先锋音乐已经是背水为阵,看来此话一点也不夸张。

    说到困惑,你可以读一读《十万个为什么》。

  • 小陀螺 - [生活随笔]

    2008-09-04

    咿呀,亲爱的小陀螺,你可不能让我失望啊!你已经旋转了那么长时间,千万不能停止呀!
    从小到大,我就一直陪伴你,看着你与众不同地旋转着、、、当他人投来嘲弄的目光,我从来没有认为你疯了。
    难道你忘了我们一起旋转的日子吗?
    旋转,当然需要毅力,一直旋转,更需要钢铁般的意志,我以你为荣!
    我知道你内心充满了爱,对这个世界,你从来没有绝望过,你那么善良,就像你一直旋转那样,义无返顾。
    爱是多么宝贵啊,在这个冷血动物癫狂的年代;马路上蠕动的蛆虫;我告诉你一个秘密:...
  • 你先疯了 - [即兴笔赋]

    2008-08-10

    毫无疑问,我开始厌倦这个夏天。在去年春天,我就有预感。

    可不可以,反绑你的双手,让你接受这个制度的虐待?

    可不可以,蒙住你的双眼,让你从一幢老建筑的二楼坠落?

    你是个可怜虫!制度下的可怜虫!在所有人可怜之前、、、

    你先疯了!你先疯了!你先疯了!在所有人疯之前、、、

  • 小河给我来电话,说杨波的新书《眼中的梁木》邮寄到了,其中也有我一本。

    其实,我与杨波才去年在广州相熟,那是我去年回国后在广州演出,由于广州观众的“热情议论”,他并没有等我演出结束,边提前宵夜去了。后来在天河区二楼的一个小烧烤馆里,我们有过一小段关于音乐的讨论。其实之前我经常看到他的乐评;有一段时间他的文章渐少,原来在写书,不禁盼望小河能将书早日带到城里来,让我一睹为快。

    关于《眼中的梁木》详细: http://blog.sina.c...
  • 避运 - [即兴笔赋]

    2008-07-27

    给一朋友打电话,

    回答:在云南。

    问:做什么呢?

    答曰:避运。

    很好奇:避什么运呢?

    答曰:奥运罢。

    哦 晕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