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小虫儿歌唱的2009春节——对传统的困惑 - [即兴笔赋]

    2009-01-26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litieqiao-logs/34335100.html

    声东击西系列声缘北京演出结束后,我最后一个去疆进酒,小河等朋友已经回家了,只有吴非和几个朋友在一起喝酒聊天。

    当晚我们聊了一些关于纽约的先锋音乐演出与生活。印象中吴非谈了JOHN ZORN最大的困惑就是没能得到古典音乐届的承认。

    是啊,为什么要得到古典音乐界的承认呢?在坐的很多人不能理解。

    JOHN ZORN在青、壮年时期,作品多而丰富,涉及不同风格,是一个敢于创新的多产先锋音乐家。他的困惑成为不了别人的困惑,首先是因为别人还没有这样的成就,其次才是传统的历史原因。

    我们总是因为传统而改变,又因为传统而困惑。

    那天晚上在疆进酒,我还带回一个小朋友:蝈蝈。大概是我和吴非交谈的时候,有“索索“的声音传来,一声大过一声,我很困惑。据吴非的朋友说,这是小河的一个朋友落在那里的一只蝈蝈

    也许是传统使然,我就带回了那只蝈蝈

    蝈蝈不停地叫啊叫啊,有时候我觉得是音乐,有时候却令我烦躁。对于一种声音,你的鉴别永远是有限的。

    于是,我办了一个春节饺子宴,邀请了国内外共11位朋友。看看他们对蝈蝈有没有兴趣,将传统的北京文化带回去?

    仿佛是春节来了或是来了很多客人的缘故,蝈蝈叫得更欢了、、、

    北京朋友表示有兴趣,但是感觉蝈蝈叫的声音实在太大了,最后还是决定将北京的传统文化抛弃。

    国际友人宁愿带走厨房的垃圾,蝈蝈就算了。北京的传统文化对他们来说:还不如垃圾!

    这里偷换了一个概念,蝈蝈文化只是北京文化的一元,何况北京的桥都有四元了!蝈蝈的叫声当然不能代表整个北京文化。所以,再一次证明:说某某代表什么先进文化是滑稽的事情。

    就这样,这只蝈蝈还在不停地歌唱,它将伴随我度过这个传统困惑的春节。

    因为网友“乱世枭雄”地提醒,蟋蟀不是蝈蝈,特此更正,致谢!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一个错误:蟋蟀是蛐蛐,体型小,褐色,生活在砖缝墙角之类黑暗的地方,叫声也小,一般被人捉两只雄的“斗”着玩。
    蝈蝈体型比蛐蛐大好几倍,绿色,生活在草丛,叫声巨大,应该是你说的这种。是挂在家里听声儿的。
    反正我们山西说法是这样。难道在北京这两种虫子叫法是混的?
    回复乱世鸟雄?!说:
    多谢提醒,更正。
    2009-01-27 18:53:2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