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最近属于自己的时间减少了许多,不免少写了许多日记。

    偶尔看到一篇小帖子:《如果把歌词里的“爱”都改成“操”,会怎样?》

    帖子中众网友集思广益,纷纷展示了自己的博学多才,又爱又操的,好不热闹,到现在已经有100多人推荐了。

    语言游戏是中文的强项,动一字变多义也是屡见不鲜的事实。而今天来调侃歌词却有更多的意思。

    长期以来,中国的流行音乐越来越贴近唾液、越...
  • 中国的先锋人物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要多。

    当然,现在的跨界人物也渐渐多了起来。

    这种现象看起来是多么的滑稽。

    如果你不信,请点击:先锋人物

  • 最近流行家庭饭局,邀三五朋友,谈天说地,说古论今,专业信息共享,紧跟国际时代。

    那天在潇洒哥的北京仙居,有朋友席间愤愤地说:现在流行演话剧,是个人就搬一部话剧来亮相。既不专业也不敬业,也就是赶个话剧混水。

    有人指出,孟京辉的话剧现在做得不错啊!

    该朋友一听孟京辉,哼了两声,说:不是他(孟京辉)做得好,而是其他人做得太差!

    这话听起来好耳熟啊!

    原来这话在中国同样可以用在很...

  • 憎猪猡 - [即兴笔赋]

    2009-04-19

    诚然,现实远比梦想残酷,从生下来第一声啼哭到第

    一次梦遗的闷哼,你是一个无知少年,曾经恶梦连连。

    梦想就这样在校友的嘲笑中照进了现实。

    月夜,蟋蟀清啼,你在故乡的青板石上歪歪斜斜地撒尿,路灯拖长了你削瘦的影子掩盖了未干的尿迹。

    即使你是醉汉,也不曾倒下。

    哪些不知名的小花,从墙角的某个角落探出脑袋。

    对话即自语。

    你自视...

  • 无聊摇滚猪 - [即兴笔赋]

    2009-04-19

    如果说无聊,一定要有参考。

    比如说有一主唱,脑袋大,脖子粗,左看非大款,右看非屠夫。

    他到底是谁?无聊摇滚猪。

    他总在埋怨,为什么著名乐评人不给我写评论?他总在唠叨,什么时候我能够出名?唯一他不知道的,就是什么时候他能够不再无聊!

    有人看不惯他,喝斥他快滚,而他却迷茫,两眼直翻白。是站还是退?奥运太危险。

    不如找一儿,脑残数第一。随机找一主,善茬又...

  • 今天是元旦,新年第一天,给自己放个假,看场电影。正好望京国际商业中心有个电影院,各种片子都有,按时间我选择了《非诚毋扰》,票价70元。
    票面上显示放映时间:17:20。结果从17:18就开始放广告片一直到17:35,正片还没有出来,凭记忆,足有20多个广告!
    自从电影票价高于演出票价,以及各种国产烂片云集以后,我就很少上电影院看电影了。
    这次正值元旦,又把我呕住了。
    再往下看,电影故事情节一般,人物塑造凑合,风光还算秀丽。插入的广告还是很多,几个场景又有广告加...




  •  

     
  • 拥抱先疯最后一站的武汉给了我们巨大的惊喜,演出场地就在武汉东湖风景区武汉植物园旁边的桥梁村。小院、篝火、波斯猫、北极狗,大学生义工,前来帮忙的乐手。在温馨的小院与乐迷交谈。演出后围着篝火讲鬼故事、做着心理测试、、、青年自治中心,单纯和谐快乐!











    这眼神,绝对的无政府主义猫





    温驯可爱的北极狗...
  • 深圳的演出场地从根据地搬到一渡堂后,更艺术了,虽然客人还是以时尚青年为主。预售70张门票也是深圳作为全国先疯城市的重要证据之一。

     

     腾飞兄和小唐



    深圳观众



    李剑鸿与小宇演出



    叶尔波利、文烽和一个排箫歌手即兴
  • 我说,北京先疯了。
    有人就说,你没疯过吗?你们全家都没疯过吗?
    北京是先疯了,我就是其中的一个,你没听说过吗?——风啊,他们疯了!
    2008.10.05 下午3点30分。798艺术区18库,来者都很善良,不见有疯子。有人悄悄告诉我,疯子今天都没来。我有些纳闷:我从来都是先疯的拥抱者啊!
    自然,我还是有许多人需要感谢,没有他们,《风啊,他们疯了!》不可能这么快就能出炉。
    他们是:录音师小河,设计师柴东新,画家李伟,混音师Audu...
  • 小陀螺 - [生活随笔]

    2008-09-04

    咿呀,亲爱的小陀螺,你可不能让我失望啊!你已经旋转了那么长时间,千万不能停止呀!
    从小到大,我就一直陪伴你,看着你与众不同地旋转着、、、当他人投来嘲弄的目光,我从来没有认为你疯了。
    难道你忘了我们一起旋转的日子吗?
    旋转,当然需要毅力,一直旋转,更需要钢铁般的意志,我以你为荣!
    我知道你内心充满了爱,对这个世界,你从来没有绝望过,你那么善良,就像你一直旋转那样,义无返顾。
    爱是多么宝贵啊,在这个冷血动物癫狂的年代;马路上蠕动的蛆虫;我告诉你一个秘密:...
  • 你先疯了 - [即兴笔赋]

    2008-08-10

    毫无疑问,我开始厌倦这个夏天。在去年春天,我就有预感。

    可不可以,反绑你的双手,让你接受这个制度的虐待?

    可不可以,蒙住你的双眼,让你从一幢老建筑的二楼坠落?

    你是个可怜虫!制度下的可怜虫!在所有人可怜之前、、、

    你先疯了!你先疯了!你先疯了!在所有人疯之前、、、

  • 离开你 - [生活随笔]

    2008-07-12

    在离开奥斯陆的前一天,朋友Kjitel约我去吃中餐。在皇后公园附近的一个叫做“北京皇宫”的餐厅,老板是广东人。门口斜对面就是奥斯陆著名的朋克基地,墙上有一个很大的《嚎叫》涂鸦,因为画家蒙克曾经在那里住过。曾几何时,那里是人山人海,朋克怪头攒动,现在却搭了许多架子,正在装修,是否基地已经失去,也不得知。

    之前,我把录音文件送到挪威著名的混音师Audun处,请他帮我蕴蕴色,没想到他听完后大喜,连忙叫我放在他那里,等他腾出时间来,再仔细缩混。真是幸运,他在挪威...

  • 作为嘉宾,参加一个讲座。

     

    单向街·沙龙第一百五十八期:

    主题:台湾音乐的反抗史

    嘉宾:张铁志 李铁桥 平客
    时间:2008年5月18日(周日)15:00——17:00
    地点:单向街·圆明园店
    路线: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北路圆明园东门内北十二间院第三间院 单向街书店

     
  • 即兴恶习 - [即兴笔赋]

    2007-12-13

    当一行人在台上疯狂即兴时,突然有一个乐手,悄悄放下乐器,溜下台去、、、受此感染,当最后那位闭着眼睛倾听演奏的外国乐手睁开眼睛时,发现只剩下他一位了!怎么办?是去是留,你看着办吧!尴尬,不安,羞愧、、、这种感受是难以言说的。

   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?是之前溜走的乐手觉得其他人不配与他即兴吗?凭我敏锐的观察力,不是的。

    这是一种即兴的恶习。不尊重音乐,乐德有问题;不尊重他人,人品有问题。

    多年前,在南三里屯的丛林酒吧,一行人疯狂玩即兴后,惹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