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魏玛街道 - [即兴笔赋]

    2009-12-22



    在德国魏玛李斯特音乐学院,我完成两场录音,另在画廊和俱乐部完成2场演出,没有太多时间去漫步魏玛街道,于是,我写道:

    魏玛街道

    拳头大小的石头铺就的魏玛街道

    歌德走过

    席勒走过

    李斯特走过

    希特勒走过

    今天,我也走过

    钟楼裹夹历史的尘烟

    冬日的...
  • 去德国 - [生活随笔]

    2009-12-06

    上帝眷顾了欧洲,准备离开根特,离开比利时啤酒,离开许多美好的祝福。

    明天乘火车开往德国科隆,那是另一段音乐之旅。

     

  • 最近属于自己的时间减少了许多,不免少写了许多日记。

    偶尔看到一篇小帖子:《如果把歌词里的“爱”都改成“操”,会怎样?》

    帖子中众网友集思广益,纷纷展示了自己的博学多才,又爱又操的,好不热闹,到现在已经有100多人推荐了。

    语言游戏是中文的强项,动一字变多义也是屡见不鲜的事实。而今天来调侃歌词却有更多的意思。

    长期以来,中国的流行音乐越来越贴近唾液、越...
  • 新朋旧友 - [即兴笔赋]

    2009-08-03

    我们不止一次的回忆过去,饱含热泪,引发内心的感伤,究竟是不是爱的深沉?

    时光荏苒,岁月蹉跎,在北京,偶然相遇十几年前的老朋友。唏嘘,感叹,追忆,沉思,苦涩、、、各种情感堆积在脸上。

    我们那无畏的青春,苦涩而浪漫。如同圆明园废墟上的一抹轻烟,缥缈远走。而当年的南方清瘦小伙,如今也成为北风呼啸后汉子。

    有的人改变了过去,有的人辗转了人生。物是人非,往昔的稚嫩不复存在。

    前天,我意外地找到多年不见的圆明...

  • 《圆明园》来到深圳,并没有任何水土不服的迹象。 深圳观众仍旧热情不减。 一渡堂工作人员更多了,越来越LIVE HOUSE。老朋友们见面都很高兴。 在一个以经济为中心的地方,有一个以艺术演出为主的场所真的是很难得!一度堂就是这样做的。 深圳环境好是中国城市中少有的。 说道精神追求,深圳人可能耐性不够。

  • 网络墙 - [即兴笔赋]

    2009-07-13

    自古以来,中华大地上的统治者很重视墙的作用。

    墙,作为阻挡他人窥私,禁止他人进入,颇有肉食动物撒尿以标注这是自己地盘的作用。我们深墙大院以示他人的富有,以翻墙而入形容小偷小摸行为。墙倒众人推也说明人从盛世到悲凉的凄惨。从某种角度来说,中国五千年的文化其实也就是墙的文化。

    从文字狱到名讳,无不体现中国文化中“墙”的作用。

    旧墙已拆,新墙又砌。拆东墙,补西墙。

    监狱有高墙,皇宫...

  • 湖南游记 - [生活随笔]

    2009-07-06

    湖南雨水充足,空气湿润,孕育一代又一代楚汉英才。唯独像我这样的不肖之徒,两手空空,从没有“无脸见江东父老”的愧意。

    但我还是真诚地回忆起自己能够记住的成长中的点点滴滴,并找到地方后,凝视且深思。

    可见我在故乡是谦虚的,几乎没有人问起我的职业,我的职业对他们来说,并不重要,也没有兴趣。

    我的兄长开车从广西赶来,他有很多战友,有时候我们一起就餐,对于他们的生活,我没有任何看法。

    ...

  • 微笑,不语 - [生活随笔]

    2009-06-29

    突然间,发现写博客原来是一种顾影自怜的惺惺作态,网络运营商科学地揪住了人性地弱点。

    不会表达自己,没法与他人沟通,他忧郁地望着窗外。从小,孤独就伴随着成长。

    社会次序也不太好,阴霾习惯了阳光。

    他的悲伤逐渐告别了哭泣;男人,艺术,开始混为一谈。

    言辞更为简练,微笑,不语。

  • 嗨,亲爱的,我最近是否有过跟你分享我的快乐?

    北京的生活真是忙碌,渐渐习惯了遗忘。这真是让人难过的事,要知道对于艺术,爱仍然是最重要的。

    似乎有很长时间没有跟家人联系了。当我看到马加的妈妈从山西给他关爱的电话时,我更确认了我很长时间没有和家人聊天了。

    亲情温暖,游子不可奢求。中国式的家庭,有多少人在祈祷爱?

    国庆又要开始了,外国乐手开始被驱逐。他们很担心自己的签证,是否能通过国庆大典。
    ...

  • 音乐跟舞蹈的即兴来自天空中飞翔的鸟儿。




















  • 声东击西系列声缘北京演出结束后,我最后一个去疆进酒,小河等朋友已经回家了,只有吴非和几个朋友在一起喝酒聊天。

    当晚我们聊了一些关于纽约的先锋音乐演出与生活。印象中吴非谈了JOHN ZORN最大的困惑就是没能得到古典音乐届的承认。

    是啊,为什么要得到古典音乐界的承认呢?在坐的很多人不能理解。

    JOHN ZORN在青、壮年时期,作品多而丰富,涉及不同风格,是一个敢于创新的多产先锋音乐家。他的困惑成为不了别人的困惑,首先是因为别...

  • 和所有拥有隐士情怀的人一样,我不得不宣告无知需要的怜悯。

    无论你是团团,还是圆圆,都改变不了卑贱的命运。

    我向往的生活,燕雀安知?

    你去你的未来,我继续徘徊。

     



  • 以往我的演出海报遭到不少”专业人士“的批评,但是这并没有打击我对拥有一张精彩海报的热情。相反,我俞战俞坚,自己动起手来。文字排版还有问题,可是基本接近我的理想海报要求。

    加油!

  • 与周韧排练 - [生活随笔]

    2008-12-09

    当先疯开始沉默,世人又开始忙碌其他的了。其实,我早就说过,关注先疯就是关注自己;现在应该加上:忘记先疯,就是忘记自己。
    比如,十几年前,周韧的红烧肉乐队是许多人念念不忘的。也不知道怎么回事?突然他和红烧肉乐队就消失了。
    虽然我们还吃着红烧肉,可仍然有人要唱:等有饼吃了再说吧!
    可是有饼吃了以后呢?就可以胡说了吗?
    当然沉默是必然的,在这个和谐的社会里,你的发言约等于“二”,永远不能靠近“一”的“二&r...




  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