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憎猪猡 - [即兴笔赋]

    2009-04-19

    诚然,现实远比梦想残酷,从生下来第一声啼哭到第

    一次梦遗的闷哼,你是一个无知少年,曾经恶梦连连。

    梦想就这样在校友的嘲笑中照进了现实。

    月夜,蟋蟀清啼,你在故乡的青板石上歪歪斜斜地撒尿,路灯拖长了你削瘦的影子掩盖了未干的尿迹。

    即使你是醉汉,也不曾倒下。

    哪些不知名的小花,从墙角的某个角落探出脑袋。

    对话即自语。

    你自视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