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湖南妹子旦旦在宽街以北开了一个“百米粒”的湘菜馆,味道正宗,我带阿柴夫妇和雨强去品尝,遇见武权夫妇和武子以一起用餐。

    旦旦因为客人多而忙不过来,我和武权兄谈起最近演出票房问题。之前和颜峻电话交谈过,均反映票房惨淡,原因不祥。

    想想北京乃文化之都,2千万人去掉一半乌合之众再去掉一半附庸风雅之徒,亲爱的,你可以算算,至少还有几万人愿意看有质量的演出。为什么最近的声东击西演出连一百人都难以达到呢?

    比如左...
  • 魏玛街道 - [即兴笔赋]

    2009-12-22



    在德国魏玛李斯特音乐学院,我完成两场录音,另在画廊和俱乐部完成2场演出,没有太多时间去漫步魏玛街道,于是,我写道:

    魏玛街道

    拳头大小的石头铺就的魏玛街道

    歌德走过

    席勒走过

    李斯特走过

    希特勒走过

    今天,我也走过

    钟楼裹夹历史的尘烟

    冬日的...
  • 最近属于自己的时间减少了许多,不免少写了许多日记。

    偶尔看到一篇小帖子:《如果把歌词里的“爱”都改成“操”,会怎样?》

    帖子中众网友集思广益,纷纷展示了自己的博学多才,又爱又操的,好不热闹,到现在已经有100多人推荐了。

    语言游戏是中文的强项,动一字变多义也是屡见不鲜的事实。而今天来调侃歌词却有更多的意思。

    长期以来,中国的流行音乐越来越贴近唾液、越...
  • 黑夜/北京 - [生活随笔]

    2009-10-19

    黑夜,悲伤的情人抱作一团

    鼓楼上风声大作,

    银锭桥,热泪盈眶

    黑夜,你无法偿还黄城根的清白

    在西边,部队大院灯火通明

    树叶飘落

    蛮沙肆虐,卷入向往和谐的北京

  • 亲爱的,我看着你,目光深邃,拒绝假象。

    我从不为自己祈祷,也不期待大自然的恩赐,我知道你与众不同,并且美好。

    我开始遨游北方的时候,是因为你的召唤

    我不能辨别他们的规则,狼子野心,与我无关

    你那么虔诚,告别死亡

    海洋,暗流涌动,半夜,我们悄悄出发

    在一个没有人烟的地方,我们肆无忌惮,无比张狂。

  • - [即兴笔赋]

    2009-09-18

    事实上,在春天,他便开始阴谋与噪音结盟。在湘江边,他们望着浊水北去,兴奋异常。

    月出云层的时候,他们还在畅谈:

    不可预知的未来,无比羞涩的娇娘

    春日的南方,无比美好!

    去日苦多,他们并肩作战,北上,结束这悲伤。

    北京,护城河水散发出恶臭,到处是晚清的遗风。

    主人并不友好,穷人也要寻欢作乐,

    这里的春天黄沙弥漫,噪音成为唯...
  • 白痴 - [即兴笔赋]

    2009-09-09

    我真诚地期待,你得到世人的爱,

    秋日来临,收获不丰,你脸庞铁青,看不到邻居喜笑眉开。

    你如此悲凉,坐盘双腿,盯着无趣的电脑荧屏,是不是厌倦了生活的苦涩?

    你何必拥有?生命的顽强便是例证,你得到了关爱,超越了草莽。

    当汗水化为羞涩,潮水也退去了,

    你和白痴相互拥抱,于是,你也成了白痴。

  • 新朋旧友 - [即兴笔赋]

    2009-08-03

    我们不止一次的回忆过去,饱含热泪,引发内心的感伤,究竟是不是爱的深沉?

    时光荏苒,岁月蹉跎,在北京,偶然相遇十几年前的老朋友。唏嘘,感叹,追忆,沉思,苦涩、、、各种情感堆积在脸上。

    我们那无畏的青春,苦涩而浪漫。如同圆明园废墟上的一抹轻烟,缥缈远走。而当年的南方清瘦小伙,如今也成为北风呼啸后汉子。

    有的人改变了过去,有的人辗转了人生。物是人非,往昔的稚嫩不复存在。

    前天,我意外地找到多年不见的圆明...

  • 《圆明园》来到深圳,并没有任何水土不服的迹象。 深圳观众仍旧热情不减。 一渡堂工作人员更多了,越来越LIVE HOUSE。老朋友们见面都很高兴。 在一个以经济为中心的地方,有一个以艺术演出为主的场所真的是很难得!一度堂就是这样做的。 深圳环境好是中国城市中少有的。 说道精神追求,深圳人可能耐性不够。

  • 网络墙 - [即兴笔赋]

    2009-07-13

    自古以来,中华大地上的统治者很重视墙的作用。

    墙,作为阻挡他人窥私,禁止他人进入,颇有肉食动物撒尿以标注这是自己地盘的作用。我们深墙大院以示他人的富有,以翻墙而入形容小偷小摸行为。墙倒众人推也说明人从盛世到悲凉的凄惨。从某种角度来说,中国五千年的文化其实也就是墙的文化。

    从文字狱到名讳,无不体现中国文化中“墙”的作用。

    旧墙已拆,新墙又砌。拆东墙,补西墙。

    监狱有高墙,皇宫...

  • 微笑,不语 - [生活随笔]

    2009-06-29

    突然间,发现写博客原来是一种顾影自怜的惺惺作态,网络运营商科学地揪住了人性地弱点。

    不会表达自己,没法与他人沟通,他忧郁地望着窗外。从小,孤独就伴随着成长。

    社会次序也不太好,阴霾习惯了阳光。

    他的悲伤逐渐告别了哭泣;男人,艺术,开始混为一谈。

    言辞更为简练,微笑,不语。

  • 嗨,亲爱的,我最近是否有过跟你分享我的快乐?

    北京的生活真是忙碌,渐渐习惯了遗忘。这真是让人难过的事,要知道对于艺术,爱仍然是最重要的。

    似乎有很长时间没有跟家人联系了。当我看到马加的妈妈从山西给他关爱的电话时,我更确认了我很长时间没有和家人聊天了。

    亲情温暖,游子不可奢求。中国式的家庭,有多少人在祈祷爱?

    国庆又要开始了,外国乐手开始被驱逐。他们很担心自己的签证,是否能通过国庆大典。
    ...



  • 泥耳在北京的时候就说自己要策划一场室内乐,没想到当我看到消息的时候,演出昨天已经结束了。看演出海报我就能感觉到主办方严谨的做事态度。祝贺泥耳成功举办音乐会。

    以下是泥耳感言,至于是否泪洒音乐厅?还有待证实。

    最近熬更守夜,为人民服务,也算圆自己的一个心愿。
    这场险些错过的音乐会由于大家的共同努力,终于促成。
    不知当晚主持我会不会感慨万分,泪洒音乐厅?
    我相信可能,而不是望而却步。
    ...
  • 憎猪猡 - [即兴笔赋]

    2009-04-19

    诚然,现实远比梦想残酷,从生下来第一声啼哭到第

    一次梦遗的闷哼,你是一个无知少年,曾经恶梦连连。

    梦想就这样在校友的嘲笑中照进了现实。

    月夜,蟋蟀清啼,你在故乡的青板石上歪歪斜斜地撒尿,路灯拖长了你削瘦的影子掩盖了未干的尿迹。

    即使你是醉汉,也不曾倒下。

    哪些不知名的小花,从墙角的某个角落探出脑袋。

    对话即自语。

    你自视...

  • 无聊摇滚猪 - [即兴笔赋]

    2009-04-19

    如果说无聊,一定要有参考。

    比如说有一主唱,脑袋大,脖子粗,左看非大款,右看非屠夫。

    他到底是谁?无聊摇滚猪。

    他总在埋怨,为什么著名乐评人不给我写评论?他总在唠叨,什么时候我能够出名?唯一他不知道的,就是什么时候他能够不再无聊!

    有人看不惯他,喝斥他快滚,而他却迷茫,两眼直翻白。是站还是退?奥运太危险。

    不如找一儿,脑残数第一。随机找一主,善茬又...